追蹤
燉雞湯的養身方法
關於部落格
  • 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沒有幾個敢在夜間行走的

”我從車簾縫里望去,只見在車駕前面站著兩個男子,一個穿著灰衣,相貌俊秀,身佩長劍,另一個穿著黑衣,雖然相貌也不錯,可是膚色呈現古銅色,一雙手正握著徵信周武的馬韁,我一眼看見他手心滿是淡淡的傷痕,心中一動。目光一轉,已經看到那個灰衣男子懷中抱著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,衣衫襤褸,神色雖然激動,但是倒沒有多少恐懼。

徵信時,只聽見周武厲聲道:“如今夜深人靜,我等雖然縱馬飛奔,也很難傷到人,這個孩子雖然出現的突然,但我自信可以及時住馬,你們何必多管閑事。”

那個黑衣男子怒道:“不論何時,怎可在城中騎馬飛奔,若無我力止奔馬,只怕這個可憐的孩子已徵信經傷在馬蹄之下。”

周武正要爭辯,這時候荊遲從后來徵信繞了過來,瞪了周武一眼,冷冷道:“深夜飛馳,沒想到街上還會有人,這是我們的不是,荊某代我這位兄弟道歉,兩位既然有膽子管閑事,想必也是好漢子,敢不敢跟我們走一趟。”

那兩個男子相視一眼,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猶豫徵信,這一行人簇擁的馬車雖然十分樸素,但是只見制作精良就知道不是尋常人家用的起的,而且這些護衛雖然穿著便衣,可是卻都氣勢不凡,只見他們坐在馬上的姿勢就知道他們乃是軍人出身,而且個個武功不凡,這樣一隊侍衛,不是公侯之家是絕對沒有的,他們身份都有礙難之處,兩人交換了心意,那個灰衣人淡然道:“既然你們已經道歉,也就罷了,我們還有事情,就不打擾了徵信。”

說著兩人就要離去,荊遲朗聲一笑,一揮手,八個侍衛從左右縱馬沖上,很快就將這兩人圍在當中,那兩人臉色大變,灰衣人眉頭緊皺,黑衣人卻是面露殺機,這時荊遲道:“荊某在長安也有多日,一看兩位就是外鄉人,這里是天子腳下,帝都之中,就是外地殺人越貨的大盜到了這里也得循規蹈矩,沒有幾個敢在夜間行走的,畢竟若是遇到巡夜的禁軍不免麻煩,兩位這么大膽,想必是武藝高強,高來高去不成問題的了。”

灰衣人冷冷道:“怎么,長安沒有夜禁,我們黑夜行走是我們的事情,就因為我們管了閑事,你就要借題發揮么,可是想把我們送官么?”

荊遲笑道:“這倒不是,只是請兩位到我們那里做客,若是兩位都是清白之人,荊某不僅向兩位致歉,還要和兩位交個朋友,以后在長安若有什么礙難,只要荊某幫得上忙,絕無二話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